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网贷说

 找回密码
 一起讨论
网贷说 首 页 行 业 查看内容

那些投资P2P被骗的人付出了哪些艰辛代价?

2016-5-9 15: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94| 评论:0

摘要: 五一这天,长沙火车站候车室围满了人,中年男检票员从拥挤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施洛,接过施洛递过去的火车票,他点头微微一笑,这是一张他已经熟悉的面孔。当晚,施洛准备从家乡长沙乘车前往安徽合肥讨要自己在某网站 ...
五一这天,长沙火车站候车室围满了人,中年男检票员从拥挤的人群中一眼认出了施洛,接过施洛递过去的火车票,他点头微微一笑,这是一张他已经熟悉的面孔。当晚,施洛准备从家乡长沙乘车前往安徽合肥讨要自己在某网站上投资的本金,而她自己也记不清这是今年第几次跑合肥了。

“山东的平台多诈骗,安徽的平台多以高息自融,河南的平台多跑路。”电话中,谈及网络投资与理财,施洛如数家珍,要知道,这是她花费上百万元买下的心得。除此之外,就是全家上下对她的责备。
施洛自2014年底开始涉足网络投资理财,她受到安徽几家号称是“P2P平台”的高息诱惑,尽管一开始比较谨慎,不敢投资,但在最初两次的投资尝到甜头后,她便开始不断下注。
“我也知道这些投资风险很大,但是因为收益实在是太高了,同时又可以随时退出,所以我还是想去赌一把。”施洛说,自己先后在安徽的多家平台上进行了投资,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甚至还拉来家人一起投资。而她所投资的这些平台,其年化收益全部在20%以上,有的甚至高达100%。
2015年夏天,施洛发现自己投资的一家名为“上致财富”的平台突然无法进行兑付,同时也始终无法联系上对方,于是开始着急起来。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其他几家平台也都不约而同相继出事了。
出事的平台中,少数平台的老板跑路,从此销声匿迹,而多数平台的老板仍然能联系上,对方态度也极好,但就是不肯退还资金。最让她生气的是,其中有几个不肯还款的老板还在微信朋友圈晒自己环游世界或送子女出国留学的照片,施洛从此开始了漫长的“跨省”讨金之路。
到了合肥,没有一家平台的老板愿意与他见面,当她根据网站上提供的办公地址前往查询,发现很多平台的办公楼早已易主。甚至有一家平台此前通过官网描述,公司地址在801室,结果她到了那栋大厦才发现,整栋楼最高只有7层。
最后,施洛与其他省市前来讨要资金的人结识,并互相同步信息。但在这个过程中,施洛却真切感受到了人性的阴暗面,“即便大家同为受害者,但又都偏见于个人的利益”。
今年初,施洛去合肥一家名为“什马金融”的平台讨要资金,结果在该公司遇到了另一位女性受害者,对方拦着不让该平台老板将资金返还给施洛,理由是她本人投资了上百万是投资大户,而施洛只投资了几万,应该先解决大户的资金返还问题。于是,施洛只好几天后再去一次。
而在一个供投资者交流的QQ群中,由于同病相怜,施洛开始与不少人熟识起来,之后,就有一个平常很热心的“熟人”向她推荐新的理财平台,并向她打包票说,“即使你的资金被套住了,我也能去帮忙要回来”。而当她相信了对方真正投资了一家平台后,才发现自己又落入了人家的圈套。实际上,是这位热心的“熟人”自己在该平台的资金无法兑付,必须要找一个不低于自己投资额度的人进来才能全身而退,而施洛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对方的垫背。
多次被骗后,施洛已经从中挖掘出了不少信息。据她介绍,合肥的理财诈骗网站几乎都是由一个叫做朱小毛的人提供网站系统。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理财平台最初的诞生就是为了卷款跑路而来。
最初,朱小毛在当地通过电线杆广告、上门问询等方式假意向企业推销“贷款”,而当地一些传统企业的小老板因为经营公司正好缺乏资金,于是朱就将自己开发的专门用于诈骗投资者资金的网站系统卖给对方,让对方自己挂出去“骗钱”,等到时机到了就立即“跑路”。
知道水有多深的施洛从此再也不敢碰线上理财,不管是规范的不规范的,上市的还是未上市的,知名还是不知名的,收益合理还是收益偏高的,她都一律选择拒绝。“一个习惯了赌高息的人,其胃口的确比普通人要大不少,因此很难再接受投资低收益的平台,更何况很多低收益的平台也不靠谱。”施洛说,自己接下来半年的工作仍然是继续讨要自己此前投出的近百万元资金。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